2019瓦隆之箭古典赛

随着巴黎鲁贝的结束,春季鹅卵石古典赛暂时告一段落,接下来布满陡坡的阿登古典赛继续登场,从阿姆斯特尔黄金赛、瓦隆之箭再到烈日巴斯通烈日,春季赛场上的魅力依旧不减。

今年是第83届瓦隆之箭(La Flèche Wallonne ),赛段全程195.5公里,共计11段主要爬坡,而经典的Mur de Huy爬坡依旧设在终点处,车手们总计需要攀爬三次。

019瓦隆之箭古典赛"

经过一番分裂后,5名车手形成今天的突围集团,后方的大部队将它们控制在6分钟以内,而进入比赛后半段,随着陡坡的密集以及主集团的加速,领先众人的优势急剧下滑,直到第一次攀爬Mur de Huy时被后方进攻的车手追回。

019瓦隆之箭古典赛"
突围车手,©ASO / Gautier Demouveaux

比赛第二圈,更多的进攻从集团中发生,而狭窄的路面也导致摔车不断,亚当耶茨、波佐维沃、约恩伊萨吉雷、克吕伊齐格等车手都被波及倒地。

019瓦隆之箭古典赛"
巴尔韦德,©ASO / Gautier Demouveaux
019瓦隆之箭古典赛"
彼得萨甘很早出现掉队,今年的状态实在不佳,
©ASO / Gautier Demouveaux

比赛进入到最后阶段,之前的进攻全部被瓦解,最前方主集团仅剩下30几人,终点前爬坡,福格尔桑和阿拉菲利普最后脱颖而出,略领先于大部队。最终的冲刺,阿拉菲利普体力较盛,率先过线收获赛段胜利,后者收获第二名。

019瓦隆之箭古典赛"
©ASO / Gautier Demouveaux
019瓦隆之箭古典赛"
阿拉菲利普、福格尔桑、迭戈乌利西,©ASO / Gautier Demouveaux

原创文章,作者:天昱!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联系方式

电子邮件:mail@cyclingroad.cn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