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日-巴斯通-烈日,春季古典赛告一段落

春季古典赛的最后一场烈日-巴斯通-烈日(Liège-Bastogne-Liège )周日在比利时开赛,共计25支车队175车手参与。线路从烈日出发,到达南部城市巴斯通后再返回烈日,全程256公里。与之前的瓦隆之箭类似,烈日巴斯通烈日也是以短陡坡著名,赛程整体分布11段较有难度的爬坡,最大坡度达12%而最小也接近5%。

烈日-巴斯通-烈日,春季古典赛告一段落
线路海拔信息

比赛开始后,突围成了前期的主要节奏,对于外卡车队而言,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但想要突围成功也需要一定的实力,在经过一段突围-追逐-又突围后,最终8名车手脱颖而出。在比赛前半段曾将两集团差距拉到接近11分钟,但随着坡道的来临以及主集团的加速,他们的优势也在迅速下滑。

烈日-巴斯通-烈日,春季古典赛告一段落
早期突围的8名车手,©ASO / Gautier Demouveaux

进入最后的100公里,丹马丁和四届冠军得主巴尔韦德无奈放弃比赛。主集团中,在古典赛强队快步的强力领骑下,大部队出现短暂分裂,而突围车手的优势也仅剩3分钟。

烈日-巴斯通-烈日,春季古典赛告一段落
加速领骑的快步车队,©ASO / Gautier Demouveaux

随后不久,8名突围车手开始分裂,崔克车队的贝尔纳(Julien Bernard)成为新的领头羊,并将差距逐渐拉到1分半钟,而与他一起突围的其余车手则在落后中逐渐被吞并。

烈日-巴斯通-烈日,春季古典赛告一段落
独自坚持很久的朱利安-贝尔纳,©ASO / Gautier Demouveaux

最后75公里,在坡道上坡中,主集团再次产生分裂,一支30几人的队伍逐渐领先,包括吉尔伯特、阿拉菲利普、尼巴利、沙赫曼、阿韦马特等热门夺冠车手。随后,更多的进攻从这支集团发生,经过短暂的激烈加速后,10名车手成功逃出,领先后方约30秒。而在这段进攻中,贝尔纳成为“牺牲者”。

烈日-巴斯通-烈日,春季古典赛告一段落
后程突围的10名车手,©ASO / Gautier Demouveaux

终点前40公里,前方10人在即将被追上的时候,英孚教育车队的坎戈特(Tanel Kangert )再次加速暂时领先,不久,后方追逐的众人在阿斯塔纳的领骑下逐渐被吞并,坎戈特也仅剩下20秒优势。最后25公里,韦伦斯和英庇两人发动进攻,之后追上了之前领先的坎戈特,但3人并未坚持很久就被主集团追上,即使韦伦斯发动了第二次进攻。

随后,阿斯塔纳主将福格尔桑发动进攻,仅有福尔莫洛(博拉)和迈克尔伍兹(英孚)两人跟进,刚刚收获瓦隆之箭的阿拉菲利普落在后面。不久,福格尔桑独自加速而去,伍兹和福尔莫洛略显挣扎。

烈日-巴斯通-烈日,春季古典赛告一段落
福格尔桑三人,©ASO / Gautier Demouveaux

最后10公里,福格尔桑依旧领先,在其后方的是落后20秒的福尔莫洛和25秒的伍兹,而尼巴利、特恩斯、兰达、沙赫曼等人落后约35秒。终点前5公里,福尔格桑在下坡中险些摔车,所幸控车能力极强。

最后阶段,福格尔桑坚持到最后收获冠军,福尔莫洛随后过线拿下第二名,而伍兹被尼巴利等人追上并在冲刺中不敌沙赫曼第五位过线,后者拿下季军,亚当耶茨收获第四名。

烈日-巴斯通-烈日,春季古典赛告一段落
与阿拉菲利普奋战多场比赛的福格尔桑终于迎来胜利,©ASO / Gautier Demouveaux
烈日-巴斯通-烈日,春季古典赛告一段落
赛段前三名,博拉收获2位 ,©ASO / Gautier Demouveaux

原创文章,作者:天昱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方式

电子邮件:mail@cyclingroad.cn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